起底視覺中國:行業良心還是版權獵手--知識產權--人民網

2019年04月15日09:05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起底視覺中國:行業良心還是版權獵手--知識產權--人民網

12日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視覺中國位于酒仙橋的總部。新京報實習生 曹雯 攝

視覺中國致歉信。

版權圖片庫“視覺中國”,正在風口浪尖。

事件因一張黑洞照片而起。10日晚,歐洲南方天文臺官網以“新聞稿”形式,發出一張黑洞照片。根據網站說明,只要清晰標注來源,使用者即可非獨占、免費地使用。不過很快,視覺中國的圖片庫發布這張照片,并且明碼標價,爭議隨之而來。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國內圖片版權領域,目前仍然存在從業者法律意識淡漠、創作者維權成本高昂的局面。在此背景下,以“視覺中國”為代表的版權圖片庫,充當起攝影師與圖片使用者之間的中間人角色。

盡管存在圖片售價不透明、分成比例偏低等情況,但從客觀上來說,圖片庫的“集中維權”模式,一定程度上為攝影師爭取到權益,并且在促進圖片版權市場的健康發展方面起到積極作用。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場涉及圖庫、攝影師、圖片使用者三方的事件中,如果一味指責圖片庫,最終可能會出現攝影師的正當權益無法得到保障、圖片庫無法正常運營、用圖方成本增加的窘境,最終傷害的將是整個行業。

探訪

面試遭拒 “風口浪尖,不方便攝影師面試”

12日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視覺中國位于酒仙橋的總部,一幢三層的復古辦公樓掩映在綠樹之中,“視覺中國”紅色的標志矗立在門口,一張1969年的黑白阿波羅登月照片陳列在辦公樓內,顯示版權為Getty和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總部樓內一共四層,地下一層到三層分列銷售、技術中心以及法務等部門。目前該公司員工尚在正常工作,不時有人討論本周周報、運營商務等工作。

記者以應聘實習生為由進入公司,面試在類似餐廳的地方進行,期間陸續有員工進出。當記者問及“黑洞”事件是否對公司有影響時,人力資源人士立刻中斷對話,“這對公司沒有影響,我還有工作先走了”,該人力資源人士離開時表示。

而當另外一位新京報記者自稱希望成為簽約攝影師時,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公司正在風口浪尖,不方便接受攝影師面試”。但對方表示,作為簽約攝影師可以簽獨家約,也可以簽多家供稿約,簽約后攝影師的照片本人仍然可用。

起底

視覺中國有著怎樣的版權生意?

視覺中國的圖片來源有兩部分,一部分是來自世界圖庫巨頭Getty的授權,一部分是來自簽約攝影師上傳的獨家或者多家圖庫共享圖片,其中圖片又分為創意類圖片和編輯類圖片。視覺中國創始人之一柴繼軍在去年接受媒體采訪時稱:“視覺中國代理的圖片中,來自Getty的創意圖片占視覺中國創意類圖片的60%,編輯類圖片(即新聞圖片)占比約為20%。”

“實際上,有時我們在網上搜的圖片也不知道版權來自哪里,一個一個去找版權方也不現實,這時直接和視覺中國等圖庫簽約就是很好的選擇。”4月12日,一傳媒公司版權部門負責人李雪(化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在李雪看來,為了方便圖片搜索與確保版權正規,目前基本上所有傳媒公司都會簽約視覺中國、全景視覺、東方IC三家圖片庫公司中的一家。根據全景視覺在財報中披露的數據,在中國商業圖片領域,目前視覺中國的市場占有率為50%,全景視覺為20%。而在新聞圖片領域,新華社市場占有率為50%,視覺中國市場占有率達到30%,東方IC占比10%,全景視覺占比5%。

李雪表示,根據圖片類型、所在圖庫平臺的不同,圖片價格也各有不同,“基本上新聞圖片價格較低,創意類圖片價格最高。”

而具體到圖庫平臺與圖片創作者的分成上,一位資深商業攝影師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合作中,利益分配方面是以平臺為主導的,攝影師沒有話語權。同樣一張圖出售給不同的地方售價不同,比如媒體使用一張只有幾十塊錢,是最低的。至于商業用途,根據版面和傳播途徑會有不同,分成就會比較高。

“圖片版權素材庫業務模式是版權作品代理,負責作品銷售以及維護攝影師的版權,簽約攝影師一般能拿到20%-50%,平臺不一樣比例也不一樣,攝影師相對來說是一個弱勢群體。”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調查

混亂的版權市場 “作品被盜用數百次”

“據我自己的統計,2017年6月至今近兩年時間,我的作品提供15次正規授權,而盜用作品的已發現數百次(還不包括未發現的),遭盜用問題非常嚴重。分布非常廣,政府單位、央企國企、地產企業、上市公司、私營企業、電視臺……”4月12日,專注4K視頻制作的自由攝影師劉萬明告訴新京報記者。

在他看來,目前國內的版權市場較為混亂。“只有極小部分單位企業、廣告公司、傳媒公司會主動從版權方購買作品使用授權,大多數是從淘寶等渠道廉價購買盜版,或者直接從網絡上復制別人發表的作品”。

4月12日,新京報記者在閑魚以“攝影圖片素材”等關鍵詞搜索發現,8萬張背景圖片素材售價僅為3.5元。

據劉萬明介紹,他的作品在網上被盜賣非常嚴重,價格在幾毛錢至幾百元不等,最低價僅3毛錢。這類盜賣,很難處理,盜版投訴處理后,很快又會換個地址放出來繼續售賣。

新京報記者查看賣家留言發現,使用此類素材的客戶大多為廣告公司和自媒體人。

國內一廣告公司合伙人、設計總監李偉(化名)向記者介紹,2010年以前,廣告公司大部分是設計作品,購買圖庫相對較少。2012年前后開始承接企業主的“雙微運營”(微博、微信),每個月一個大客戶使用圖片的數量在百張左右,這時候開始出現圖片和字體的侵權問題。

根據智研咨詢發布的《2018-2024年中國圖片版權行業前景研究與投資可信性報告》,圖片庫需求在近幾年呈現上升趨勢,原因是自媒體高速發展,而為了達到吸引流量增強內容趣味性的效果,公眾號發文普遍圖文并茂,所以圖片的使用量出現爆發式增長。

■ 縱深

如何走出“三輸”困局?

不透明的價格

業內人士指出,商業圖片庫目前的運作模式,主要基于互聯網,用戶可通過版權交易平臺完成瀏覽、搜索、支付。

其經營主要分為三個環節,包括接受上游內容提供方的委托,由圖片庫公司代理視覺素材的權益,素材權益出售的收益由圖片庫與作者分享。

其次,圖片庫公司對視覺素材進行加工,原始素材真正成為圖片庫的“商品”。因此,編輯能力以及后臺處理能力,是圖片庫公司競爭力的重要體現。最后是視覺素材的營銷,多采取線下一對一方式,最大限度開發圖片價值。

視覺中國前簽約攝影師蘇楊告訴新京報記者,視覺中國從早到晚都有編輯值班,工作職責主要是選取簽約攝影師上傳的圖片。

一般來說,獨家授權給視覺中國的圖片售價,相比非獨家的要高一些,此外,圖片定價也與攝影師名氣相關。

與之相對的,是售價的不透明。一般來說,圖片售出時,攝影師按照合同上約定的比例拿分成。如果照片被自媒體選用,還有存在流量分成的情況,流量越大,分成越高。

在蘇楊看來,視覺中國支付給普通簽約攝影師的錢,只占其售價的“很小一部分”。幾年前,蘇楊賣的照片基本是非獨家,即向多個平臺上傳,每賣一張照片,到手不過十幾元錢。

蘇楊表示,作為曾經的簽約攝影師,自己不僅不清楚圖片的標價,也不清楚實際的銷售量。

審核原創者是重要環節

攝影愛好者凱文說,能和頂尖圖庫簽約,作品需要達到一定水平,因此,能夠成為版權圖庫的簽約攝影師,本身是一種能力的認可。

凱文介紹,只有簽約攝影師才能上傳圖片給圖庫。上傳圖片時,還要寫上標題、描述、圖片類型(編輯類圖片或創意類圖片)、編輯關鍵詞,之后等待圖庫審核。

蘇楊告訴新京報記者,視覺中國從早到晚都有編輯值班,工作職責主要是選取簽約攝影師上傳的圖片。選圖的編輯按照地理位置分片區,自己從安徽搬到四川后,聯系編輯也換為負責四川片區的編輯。

在蘇楊看來,相比較其他的版權圖片庫,視覺中國的編輯比較注意維護與簽約攝影師之間的關系,經常主動聯系攝影師。據其所知,視覺中國最開始往往找到攝影記者,以及一些水平較高的專業攝影師簽約,再通過這些人,“滾雪球式”招納更多攝影師。

其表示,這種簽約關系類似于“把我的東西放在你的店鋪里寄賣”,但寄賣人仍然擁有所有權。因此,攝影師也依然擁有圖片的版權。

攝影師木木與視覺中國簽約不到5年,平時主要往圖庫上傳自己拍攝的洛陽當地照片。

木木介紹,圖庫里的圖片分為編輯類圖片和創意類圖片,“前者可以理解為紀實性的,后者含有后期創意。”

至于圖片的定價,還是看圖片質量,比如創意度和稀缺度高低,可以通過和同類照片的比較得出,同類照片越多,創意度越低。此外,攝影師在圖庫每賣出一張照片都能從平臺拿分成,分成因平臺而異,一般在20%到40%間。

對于圖庫來說,判斷上傳者是不是照片的真實作者是一項重要的工作,通常有多種方式。比如,一些攝影師在拍攝前會在相機設置自己的名字。此外,已上傳的照片是有分辨率的要求的,有的圖像素達到1200萬,通常只有原作者會有如此高清的圖片。

備受詬病的“維權式營銷”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隨著商業規模的擴大,圖庫交易市場競爭也進入到了白熱化階段。“維權式推銷”模式在主要的圖片使用者媒體行業里屢被詬病。

一位圖片版權市場的資深人士透露,圖片庫都有后臺系統自動捕捉各個網站的侵權行為,開始發現的時候往往不去維權,等到侵權圖片累計到一定量,再進行維權,以起訴同時推銷的方式,達成被動版權交易。

有攝影師告訴記者,視覺中國等圖庫公司可以把攝影師作品標記,一旦發現有別的沒經過授權使用攝影師照片的媒體或者公司,圖庫公司可以幫攝影師打官司,最后攝影師獲得賠償。

不過,國內一廣告公司合伙人、設計總監李偉眼中,這種合理維權有逐漸“走歪”的趨勢。

“視覺中國、全景視覺為主的圖庫網站,早期的盈利模式均以賣圖庫授權為主,如今則出現了以訴訟推動銷售圖庫的趨勢。2013年左右,視覺中國、全景視覺等開始起訴企業客戶雙微使用的圖片侵權,企業客戶則委托廣告公司進行解決,通常的解決方式是廣告公司出幾十萬購買圖庫版權,此前侵權的圖片被計為合法購買。”李偉稱。

2013年之后,隨著“鷹眼”等圖片追蹤技術的發展,圖片維權變得容易,不管圖片是否裁切、修改,只要通過唯一的識別代碼,都可以找到侵權圖片。再加上,圖庫網站逐漸發現,一個銷售員努力維護客戶的年流水(幾十萬),基本和打一個版權官司的收益相當,版權戰開始變得越演越烈。

“原來銷售部還會顧及合作關系,對法務部的起訴行為進行干預,到后期他們(圖庫)發現打維權官司比賣圖更賺錢,法務部變得非常強勢,銷售部也不再對客戶進行維護了。”李偉對新京報記者說。

據強韻數據統計,自2013年到2018年三季度,視覺中國及其子公司共涉訴訟1000多起,涉案賠償金額合計625萬元,其中,與Getty版權圖片涉案金額達到615萬元,超過上述賠償總額的98%。

李偉稱,“為避免麻煩,視覺中國更愿意用Getty的圖片進行維權訴訟。”“而用于維權質詢的攝影師圖片又會如何處理?基本都是‘維權轉銷售’,即通過維權獲得圖庫購買。”

2014年,視覺中國借殼遠東股份在主板上市。2017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通過“鷹眼”新增年度協議客戶數量較2016年同期增長超過54%。

不容忽視的積極作用

“從已有判例來看,目前,國內圖片的版權保護狀況并不樂觀,遠不如文字方面的著作權保護”,一位律師向新京報記者指出,侵權成本低,而維權成本高是癥結所在,“幾乎沒有人會為了一張圖去起訴”。

在凱文看來,國內的版權市場仍然有待規范,尤其是圖片領域,盜圖等侵權現象常見,很多人在觀念上依然認為,“在百度上搜到的圖就能直接用。”

在其心目中,站在攝影師的立場來看,視覺中國的確為創作者提供保障,在此基礎上,攝影師售賣照片和維權,都會變得更便利。

凱文說,攝影師如果沒和平臺簽約,圖被盜用了,作為個體維權將很困難,因此攝影師群體鮮少主動維權。但和平臺簽約后,圖庫會調查未經授權使用圖片的情況,并主動幫助攝影師維權。

木木告訴新京報記者,在目前不容樂觀的圖片版權領域,以視覺中國為代表的版權圖庫,“還是做出了一些努力的”。

作為攝影師,木木曾有過在社交平臺發布的圖片被盜用的經歷。考慮到成本過高,他最終沒有進行維權。不過,如果將這些圖片授權給圖庫,則會好一些。木木說,視覺中國發現版權圖片被盜用,會主動去維權,但不會通知攝影師,只有在維權成功后,賬戶收到賠償,攝影師才會知道。

一名資深圖片從業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如果一味指責圖片庫,導致其關停,最終可能會出現攝影師的正當權益無法得到保障、圖片庫無法正常運營、用圖方成本增加的窘境,遵守規范的圖片使用者無圖可用,盜圖現象無法得到遏制,最終傷害的將是整個行業。

“市場活動需要在法律框架下運作”

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副主任、知識產權專家姚歡慶明確指出,攝影師作品涉多種權利,圖庫不可能也不現實擁有圖片作者所有權利,只能部分代理。

姚歡慶指出,著作權法規定,署名權、發表權等不能轉讓。財產權里面的復制、發行、實施網絡傳播等等,又要根據圖庫和攝影師之間的協議,具體處理。

對此,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廉成赫表示,知識產權的運用和保護還是需要有關機構來推動。行政機關在著作權法的框架下進行執法活動或者行政管理活動是無可厚非的,“但市場活動還是需要在法律框架下運作的,這樣才能長久地發展。我們不可能一直寄希望于行政機關深入地去管控。”

此外,針對視覺中國網站暫時關閉這一情況,廉成赫指出,很多機構購買了視覺中國圖片使用權,現在網站關閉無法使用,“這要依據視覺中國跟使用者的協議,使用者可依照合同,追究網站的違約責任”。(李一凡 羅婞 羅亦丹 張妍頔 白金蕾 梁辰 閻俠)

視覺中國資本之路

●2000年

攝影記者出身的柴繼軍與文字記者李學凌一同成立了一家名為"photocome"的網站,寓意為“圖片來了”,這是中國第一家互聯網版權圖片交易平臺,在融資困境中,百聯優力投資有限公司(UIG)伸出援手進行了投資。

●2005年

柴繼軍等人與UIG一同創立了優力易美(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已注銷),"photocome"更名為ChinaFotoPress漢華易美,優力易美信息為漢華易美的股東,2013年,優力易美信息實現退出。

●2005年

優力易美(北京)圖像技術有限公司與Getty合作,成立華蓋創意。同樣是2013年,優力易美圖像退出華蓋創意股東行列,華夏視覺(北京)圖像技術有限公司接手成為華蓋創意股東。

●2006年

據方正證券相關研報顯示,彼時的視覺中國已經建立了行業內唯一的專業版權團隊,借鑒Getty的經驗,華蓋創意通過法律訴訟方式高速發展成為全國最大、最具品牌影響力的創意圖片提供商。

●2007年

優力易美信息控股了中國最早的專業設計社區“視覺中國”,視覺中國社區由雷海波在2000年創辦。天眼查信息顯示,雷海波為視覺中國網站總編輯/創始人,資深藝術策展人。

●2011年

東星娛樂被收歸麾下,東星娛樂是一家從事娛樂新聞圖片和視頻素材采編的專業制作機構,在中國香港、中國臺灣、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配有專職娛樂采編隊伍。

●2012年

多項業務進入整合期,視覺中國集團成立。

●2014年

視覺中國借殼遠東股份上市。成為A股唯一一家基于互聯網的文化創意產業上市公司。

新京報記者 李一凡 羅婞 羅亦丹 張妍頔 白金蕾 梁辰 閻俠 實習生 劉梓桐 向成之 曹雯 姜仲英 劉達

(責編:龔霏菲、王珩)